食色

其二十八 棋局,現實的差距

厲小刀一個人躺在酒店的床上,在遠離城市,遠離柔軟的大床近一年之后,厲小刀卻沒有那種久違的親切感,他在等一個人,那個便宜老丈人,那個安排了一切的人。“還以為您老人家不來了。”厲小刀坐起來,看著突然出現在房間里的寧成三說道,厲小刀之所以問都不問就去執行這個男人的安排,是相信寧成三有必然的理由。“我要是不來,估計你也不會去當這個支部長了。”寧成三說道,厲小刀不管怎么看,這個人的氣質都是當初包子鋪老板的感覺,哪怕厲小刀明知道這是個大人物,也感覺不到一點氣場。“誰說的,當了協會的支部長,豈不是要錢有錢,要權有權,酒色財氣一樣不少。”厲小刀說道,雖然心頭不這么想,但這些都是事實,然而事到如今,錢,權力已經...

未完,[自動加載所有內容]。如果顯示不完整,請從網址閱讀

來源: HTtP://www.gxvjfw.tw/book/411/4003855.html

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大红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