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色

其五 輕松到手的勝利,莫名的憤怒

路修的眼神充滿了敵意,而厲小刀顯得很輕松。路修的敵意中,和在那家飯店前被羞辱的有關的成分其實很少,和安布雷拉沾親帶故,他也是大家族的一份子,能走到這一步,也不可能是不知道克制的敗家子,只不過年輕人暴躁,情緒化的毛病他是一樣不少。這種好似有殺妻奪子之恨的眼神,來源于他身為貴族的自尊,以及這一路上所付出的血與汗,如果輸了,那就什么都不是。厲小刀的輕松就簡單了,輸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何況他沒想過自己會輸。路修手持蝎子軍刺朝著厲小刀沖過來,這種反手使用的鉤爪式軍刀不是一般人能駕馭的,路修很明顯屬于技巧型的近身戰,這讓厲小刀松了一口氣,要是應對遠程打擊的類型,厲小刀還不得不使出暗刃。“幻惑。”厲小刀...

未完,[自動加載所有內容]。如果顯示不完整,請從網址閱讀

來源: http://www.gxvjfw.tw/book/411/4003681.html

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大红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