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色

其十七 遭遇,潰敗的小隊

厲小刀度過了一個不太舒服的夜晚,大部分行李都在之前遭遇了突然發作的“災厄之沼澤”的時候丟失了,臨時用喬木搭建的帳篷里,三個人只能擠在一起睡覺,并且按照寧千歲的意思,厲小刀睡在中間。不太舒服的地方并非是周圍的土腥味,也不是不時刺激皮膚的草梗,而是來自于寧千歲和迪亞這兩個女人。膝蓋彎曲跨在厲小刀身上,胳膊壓在厲小刀胸口,兩個人女人不約而同的使用了相同的睡姿。真正可怕的在于她們不同的地方,寧千歲除了呼吸,基本上像個死人一樣,一條腿,一只手,如同鐵鉗子一樣把厲小刀箍住,夸張一點說,把她壓到的地方血液已經不流動了。而迪亞卻是相當的不老實,裹在絲襪中的腿時不時在厲小刀的三角地帶摩挲兩下,手指頭不自覺的動來...

未完,[自動加載所有內容]。如果顯示不完整,請從網址閱讀

來源: HTTP://www.gxvjfw.tw/book/411/4003593.html

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大红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