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色

其三 不甘,殘忍的現實

渝城市立第三病院,重癥監護室,309號房。恍恍惚惚間,昏迷了一天一夜的厲小刀睜開了眼睛,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楚,卻又模模糊糊聽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。“病人醒了,病人醒了!”嗒嗒嗒平底鞋打在地板上,護士急匆匆得摔門而去。半迷糊半清醒的,厲小刀只知道醫生過了來折騰擺弄了他半天,具體對他做了什么就不知道了。一直到次日的清晨,被轉到了普通病房的厲小刀再次醒過來,總算意識清醒,只是感覺身體有些僵硬,兩手兩腳有點麻木,到沒有什么其他的不適感。厲小刀正試圖回想起之前的事就聽見了急促的敲門聲,還沒等他答應,一個中年男人推門而入,身后還跟了個年輕人。中年男人三步并兩步走到了厲小刀病床邊。“感覺怎么樣?沒事...

未完,[自動加載所有內容]。如果顯示不完整,請從網址閱讀

來源: HtTp://www.gxvjfw.tw/book/411/4003579.html

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大红婴